毛蟲變蝶,因祂飛翔

作者:車蘭花   文稿整理:鄭玉雲

你這蟲雅各…,不要害怕!耶和華說:我必幫助你。你的救贖主就是以色列的聖者。」(以賽亞書41:14)

1) 美麗的家鄉,失落的夢想 

我出生於江西一個小鄉村,那裏有條清澈如鏡的小河,穿越蜿蜒起伏的山嶺,川流不息地奔向遠方。小時候與小夥伴赤著腳沿著河邊捉小魚和小蝦,有時會呆想究竟河道的盡頭是在哪裏呢﹖鄉村的生活很簡單純樸,自己種菜種瓜、砍柴燒火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全村人都是同一信仰,拜祭祖先,每逢農曆新年都敲鑼打鼓地舉行祭祖儀式,十分熱鬧。總之,人拜我拜,只求祖先保佑。我們家自給自足,基本上沒有什麼收入。五兄弟姐妹中,我最小,一家七口全靠爸爸一人養活。兄姊們最高學歷也只是初中畢業。家中實在太窮了,連幾元的學費也交不出。記得有一年,班主任發覺開學後不見我上課,經家訪知道我的家境後,好心的老師竟因為我勤力好學,成績也不錯,他竟自掏腰包替我交了一年的學費。父母親東湊西借也只能供我讀到初中畢業。中考完畢,我的成績明明達到了報讀衛校的要求,更參加了入學體檢。一心期待著自己能作個白衣天使,成為護士的一天。豈料,臨開學前幾天才收到不被錄取的通知,我的夢想破滅了,記得當時懷著傷心失望的心情,跟兩個姐姐南下打工。心中一直感到失學的遺憾和世事的不公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我的名額其實是被一名高幹子弟所取代。

2)離鄉別井,勤力學習

於浙江溫州的日子實在是顛沛流離,沒有工作的時候,曾經有一天只吃一個麵包裹腹。第一份工作是看管一間五金店,大部分獨自打理。我個性膽小,當時沒有電子設備,貨品名稱及單價都要靠記熟,又要做手寫收據及每月的盤點等。一點閃失,可以賠上一兩個月的工資呢!現在想起來還得佩服當初的勇氣。感謝老闆娘因著我的單純誠實及字體端好,願意給我這份工作。後來我跟姐姐到廣東深圳工作。我花了幾個月時間參加了電腦培訓班,學習Dos及輸入法等。因有電腦基礎及相關的證書,就這樣先後於職業介紹所、工廠及貿易公司任職文員。很多經歷讓我明白到學歷、知識的重要,唯有加倍努力來彌補。所以白天工作,夜晚就進修英文及報讀函授會計課程等。然而就在那時,慈愛的父親突然病逝,頓時令我的人生像失去了支柱和方向,覺得自己就像一片沒根的浮萍、離鄉別井、居無定所、跌跌碰碰。我感到如何努力也難以彌補生命中的缺憾,許多事情難以預料和無法掌控。

3)家庭困境,港灣成深淵

在東莞工作期間認識了我的丈夫,我們由同事結為夫婦。公司因為業務的需要更將丈夫由香港調至內地,還分配公司套房作我們新婚居所,讓我這片浮萍暫時有了屬於自己的小港灣。後來,我們夫婦決定由我帶著三歲的兒子到香港接受教育,丈夫則繼續在國內工作,過著分隔兩地的生活。我將所有心思放在兒子的教育上,內心認定獲得一紙學歷才是好命運的入場券。然而,事與願違,兒子未能適應幼稚園的生活。同時,我自己也需要面對語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適應,有時面對歧視的目光,以及兒子出外不受控的出位行徑,多次遭人白眼和譏諷,令我很受挫敗和恐懼、無地自容。有時,我將委屈都發洩在兒子身上,將他狠狠地打一頓後,自己卻要躲在房間大哭。其後,隨著小兒子出世,情況更糟透。丈夫不在身邊,又全無親友,本身內向的我更加封閉自己,唯一發泄的辦法就是打電話給丈夫,向他訴苦和埋怨。有時甚至懷疑他有第三者,很容易在電話中與他大吵。丈夫回港的日子則跟他冷戰。因情緒失控和失眠,醫生還建議我去看精神科。命運真弄人,原以為安頓人生的小港灣,竟變為迷失自己的深淵。

4)上帝和慈母的愛,使我心軟化

為了孩子,我申請了媽媽和姐姐來港探親三個月,有她們幫忙家務,我就有多些時間自製教具訓練兒子,讓他盡快適應幼稚園的生活,也讓我的情緒稍得舒緩。其實,媽媽在我離鄉打工的日子裏信了耶穌,她經常為我祈禱及勸我將困難交托耶穌。我卻非常反感,心想哪有祈禱就能解決問題的。大兒子就讀屋苑裏的一所基督教幼稚園,吳校長很關心我。她與教會的傳道人鄭姑娘一起家訪我。鄭姑娘除了教我一些育兒知識外,還邀請我參加教會平日的媽媽小組,兒子參與兒童主日學。小組姊妹來自不同的背景,她們真誠的分享和熱情的接待,讓我倍感溫暖。有次聚會中唱《愛是不保留》,唱到塵俗的愛一刻燦爛便會走,而主耶穌那永恆、為救贖人類犧牲釘身十架的愛讓我淚如泉湧。我的心開始被神的愛軟化。還有,媽媽常常跪下為我流淚祈禱,偉大的母愛就蘊藏在她那瘦小和跪下禱告的背影中,令我異常感動。在2008年的一次佈道會上,講員用慈父等待浪子的比喻,講述天父對我們的饒恕、接納和等待我們回歸祂身邊。我深深感到扎心,我流著熱淚,決志歸向天父,接受主耶穌作我人生的救主。於2009年聖誕節受洗公開對基督的認信,正式加入中華基督教會曉麗堂的大家庭。

5)信神開放自己,為主學習和作見證

信主以後,因著從主而來的平安及盼望,我嘗試將信仰實踐於生活中,化困難為動力。在鄭姑娘的鼓勵下,我開始接觸外界,參加不同機構舉辦的課程,並參加教會及兒子學校舉行的短期宣教活動。我常被許多積極為福音作見證的基督徒感動。他們的生命激勵著我,所以只要有機會我就會邀請未信主的人去教會,並持續關懷她們,也渴望參與短宣隊的服事,特別是有一次到廣西短宣時所遇到的一位基督徒母親,她用客廳牆壁上的標語「信主帶領,靠主前行,不放棄」,來勉勵自己去愛嚴重智障、無活動能力的腦癱孩子,讓我再次看見福音帶給人盼望及讓生命改變。這些經歷促使我於2014年參加香港短宣中心的佈道訓練,希望接受裝備向人分享福音。那段日子使我經歷到佈道的喜樂,更羡慕教會牧者能給人適切的關顧和栽培。幾年前,老家建了小教堂,我曾夢想返自己家鄉作福音工作。

7)突破軟弱,任主差遣 

近幾年的港九培靈研經會,當講員呼召誰人願意全時間奉獻做傳道人時,我內心多次想站出去,但因膽小沒有回應,而心中卻每每感到內疚。在2019年當講員呼召時,我也不知哪裏來的勇氣竟然站了起來,但因為沒有信心就沒有把回應表交回教會。除了對蒙召忐忑不安,更因為我印象中的神學院收生要求是要有高學歷,而我對自己的學歷一直感到自卑。然而,在過去兩三年,先後有傳道人和姊妹問我會否讀神學,作全職傳道人。內心其實充滿感恩,相信是神透過她們加添我的信心。今年,疫情下參與了很多網上課程,神藉戴德生牧師的話提醒我:「不信的人只看見困難,信的人看見自己和困難之間還有上帝。」還有,門徒彼得若不肯離開船踏出海面,也就經歷不到跟主走在水面上的可能。若只顧環境,就看不到身邊的那位全能的主。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,我們都始料不及,很多事情我們不能預知,這更讓我細想是時候回應心中的感召。為此,我進一步求印證,除了得到一些熟識我的傳道人和肢體的正面意見外,更需要家人的明白和支持。我的丈夫和兩個兒子都是信主的,丈夫任職教會幹事。他們都第一時間贊成我的決心。感謝神,現在我正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就讀神學學士課程一年級。丈夫更支持我每星期住宿舍三晚,期間家事也由他與兩兒子分擔,好讓我節省交通時間及更專注學習。

我蒙上帝賜機會踏上全職事奉的路,心中不盡感恩。我感謝教會眾牧者和肢體的支持、鼓勵和代禱。感謝神學院對我的接納和栽培。但願我這個素來膽小和軟弱如小毛蟲的人,在創造主手中可以變成小蝶,生命因祂飛翔。

「疲乏的,他賜能力;軟弱的,他加力量。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;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。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。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。」(以賽亞書40:29-30上)

(作者現於香港進修神學)

You may also like...